弘武文化
相对的真理与存在
发布时间:2012-4-26 15:02:23 | 点击次数:630 次
一对小表兄弟在客厅里大声争吵,互不相让,几乎要大打出手。正在厨房做饭的老人家赶紧出来平息局面。老人家先问小孙子:“你是哥哥,什么事儿不能让着表弟一下呢?”小孙子气鼓鼓地:“哼!他不讲理!”。“你才不讲理呢!外婆,咱们家明明是外婆最老,表哥非说奶奶最老,外婆,你说表哥多不讲理呀!”

  这是发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过的小笑话了,可它却透示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争论、冲突、斗争,尤其是在宗教、哲学与心理学的领域里,多半是因为大家在不同的观点层次上各说各话,而不是只有一方的看法才是唯一正确的。 从某个存在层次来看,是真实无误的东西,换个层次看,可就不一定了。从某个角度看,是确切实在的,换个角度来看,可就难说了。

  使得生命在某一个层级上产生蜕变的练习与程序,对另一个层级的存在却毫无影响,这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除非了解观察者的思考架构,否则我们不能评断他/她的观察是否确实。喝醉酒的人看到的兔子的确是粉红色的。

  “你将它看成什么,导致了你觉得什么才是真的。你将它运作成什么,导致了你觉得自己能做什么。观察与能力的不一致,使得每个人眼里的它,各不相同……这导致……”

  我们可以将存在的类别、层次刻划得很详细。我们可以用感知的效果与确认(身体的层级)来界定与分类;也可以用渴求与赞同(自我认同)分类,也可以用感知的体系与方法(意识)分类。我们可以讨论个人的现实,感觉的现实,观念的现实,讨论所有这些现实的相同与差别,但是,归根结底,无论任何存在的层次,它们都是由我们的信念形成的。

  信念是涂抹了色彩的镜片,它将我们所想要经历的经验,从所有的可能性中筛选出来。限制与延展,存在于自我认同与意识的各个层面。

  肉眼能接受所有光谱中的一段特殊频率,耳朵能接受限定范围内的特殊振动。我们通过科学手段能够制作一些特殊的仪器,接受人体无法感受的振动频率,然而是不是真的有心灵感应、预感、直觉等超感觉呢?也许当人们能够改变自己存在的层级,以及改变制造出这些层级的限制性信念,人们会更多地确认自己是能够自由自在地,在无限的可能里,进行无止境的探索。

  许多的信念,同时被许多人相信,无论是因为自动的创造或是被动的灌输。这些存在于集体意识里的信念,界定、塑造了我们生活的世界。

  在汪洋大海里即使只是添加一滴水珠,也会造成容量、温度、水流的微量改变。每当一个人改变他/她的信念,集体意识的蓝图就必然会随着改变。即使在最偏远的角落,最孤单的一个人,他/她的每个霎那的幸福、每个瞬间的哀愁、每个仁慈、每个批判,都有可能改变或促成世界大事的发生。

  明天是依据我们的集体信念而发生的。如果我们继续对人漠不关心,不愿容忍,那么整个世界的冲突与灾难就必然会持续地产生。

  当我们能够确实体认到我们之间所有的差别不过只是观察事物所处的层面不同,不过只是所持的信念不同,而这也并不是什么无法相容、不能更改的绝对存在,那么谁是谁非,谁对谁错的游戏便会逐渐消散,世界和平自然而然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