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武文化
诚实面对自己
发布时间:2012-4-26 15:00:55 | 点击次数:523 次
其实我们原本是不带什么性质的,像真空一般纯净。而一些的信念形成了之后,我们开始凭此对周围的一切进行注解,进行评断。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是高尚的,什么是卑鄙的……,我们开始知道好的有什么结果,坏的有什么下场,恐惧一层套一层地出现了。我们怕,怕自己是那不好的,怕自己因此会失去什么……

  于是伪装和保护的企图悄然升起,我们不敢再真诚,甚至都不敢真诚地面对自己。久而久之,我们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自我欺骗形成了习惯,面对冲突、争执、恐惧与不信任,我们会不假思索地认为那是别人的错。我们的诚实度越来越低。所谓的诚实度是指我们愿意真诚地对待我们的行为、思考、感觉及企图的多少程度;我们敢于让别人知道我们的行为、思考、感觉和企图的多少程度。意愿的降低会使得我们更加地与源头(真我)分离。 当我们不诚实时,我们会将自己不愿意表达的行为、思考、感觉与企图投射在周围其他人的身上。他们—其他人,变成了骗子、自私自利、惟利是图的人或是懦夫;他们就是那些我们不愿意承认的自己(认同自我)。我们否认最糟糕的,将一切投射在世界上,投射给那些灵魂破碎,而又非常渴求注意力的人们,让他们将我们的秘密付诸行动。然后,我们大大方方的将指责的手指举起,指向别人,而将原本应当负责任的自己的手洗得干干净净。我们将自己的秘密不诚实地投射给世界,让它以陌生人的恶行反射出来。自我欺骗是整个世界整体毁灭的起源。犯罪与暴力的起源是否认责任。 为了防止自己的不诚实被发现,我们切断与其他存在物的联系。同时,我们也将自己与源头(真我)分离。我们用伪装与自我认同来取代诚实。我们对自己是不是诚实?在这点上我们很容易撒谎。我们对某部分的自己经常是在毫不考虑、眼睛连眨都不眨的前提下就坚持自己绝对是拍着良心,绝对诚实;根本不反省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被当场抓到的那个做坏事的小孩,一张嘴,最常说的就是:“不是我干的!” 因为看上去,辩驳比诚实的检讨来得简单,来得容易。攻击似乎是最好的防守,而承认却需要足够的勇气。

  大门关闭了。荒芜的生命偷偷摸摸的急速上长;只为使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思想变得安全。说穿了,诚实不诚实,其实就是有没有勇气的问题。我们敢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在为不诚实辩护的烟雾里,真正失落的是胆识。只要我们还认为不诚实是值得的,是可以接受的,是为了不增加苦楚,不导致绝望,不制造沮丧,不显得无知,不上当受骗等等理由;就说明我们非常害怕我们所逃避的事情。是什么?只有一样,“害怕”。这是个相信自己无法应付某种状况的信念。在我们还没有收集到任何失败的证据以前,这个信念已经存在了。所以,我们有没有勇气面对恐惧,这是最严峻的生命考验。没有勇气面对恐惧就会导致茫然无知无觉。由于自己害怕而产生的不知不觉,是促使人们不诚实的症结。引发惧怕的那个信念,可能在混乱中被掩盖、隐藏了起来。逃避、遗忘、装傻、一直想证明“自己是对的”只能一步步地加强我们的无知。多么巨大的成本啊!禁闭在我们的秘密里,禁闭在对我们所引发的痛苦的麻木不仁里,其实,我们早已加入了破碎的灵魂的阵营。

  伪装,消蚀了一个人的注意力,消耗了一个人的创造能量。伪装毁损动机,取代直觉。伪装降低一个人在世界上和谐运动的能力。伪装制造了内部紧张,而紧张要寻找出口。结果不是生病便是暴力。

  最后,伪装使我们诚实面对别人与自己的能力彻底的瘫痪。一旦有人被提醒(或被指责)他/她在伪装时,反应会相当明显,不是辩护就是攻击。他/她不再与自己真实的感觉交手。伪装的人创造了一个虚假的、舞台式的、自恋的、自私自立的、反应迟钝的“我”。

  当伪装者被提醒注意他/她自己的娇饰时,他们会强烈批评,制造谣言,暗中攻击那些诚实的人。最后这变成强迫性的行为模式,他们假定别人也都在假装,所以他们最善长揭发谎言。当然伪装者并不是坏人,他们只是因为害怕而采取了很多不当的行动。 无法信任自己的人如同社会的逃犯。为了间接地惩罚自己,他们往往会去信任一个自己不会信任的人。他们为自己被出卖而大叫委屈,这么做只是为了解除内心的重荷。没有了个人的诚实,使他们坚信:天下乌鸦一般黑。他们的生活不停地在失败的关系里,挫败的计划里打转。到头来,伪装只是不断地增强原本想要刻意掩饰的恐惧。

  你也许非常地不同意,但是,所有能遇到的不诚实,其实都只是内心不诚实的投影。假装只有自己才是诚实的,而别人都是不诚实的,是行不通的。这是个陷阱,等着那些不愿意承担责任的人跳进去。 其实,任何惩罚、任何羞辱,都没有因为对自己不诚实所带给自己的折磨更大。如果整个世界能看到这点,那该有多好!

  可是,只要我们不肯以悲天悯人的情怀来矫正全世界的不诚实,我们,无一个例外,都是不诚实的。怎么说呢?惩戒谎言、恐吓、拆穿谎言都是下下策。上策是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自己的生活,以及面对其他人时,都能树立一个有胆识的、诚实的典范。即使这将使我们暴露在伪装者的尖锐的批评与强烈的审判下,我们也毫不害怕。诚实才是通往幸福的大道。变得诚实是个洗心革面的行动。 面对不诚实,如果我们能直接地说:“我这么做,因为我害怕。”那是多么的舒畅!这是通向发觉隐蔽恐惧的第一步。多么的轻松!不需要再费尽心力地改变世界、改变环境、改变别人。

  你是能够改变自己的,只要你鼓起勇气,找到那个认为自己不行的信念!在每个不诚实的背后,至少有一个这样的信念。

  一旦我们能鼓起勇气承担自己的经验,看到这些经验的真面目,感觉它们,我们自然就能恢复自己的生命蓝图。我们不但能够面对自己的恐惧,而且能够找到制造蓝图的、隐晦的、透明的信念。我们越是对自己诚实,也就为世界的集体意识引进了越多的诚实,在这个基础上,一个新的开悟的文明才有可能被建构。 诚实的生活使我们能够尽情地感受,痛快地分享。这就是大慈大悲!慈悲使我们愿意将其他人的意识,充满愉悦地整合进入自己的世界;使注意力与创造力能够同步并行。新的联系,新的机会因此不断地展开。这种能够开花结果的人际关系网络所提供的安全感,不是任何的金钱、权利、名声所能比拟的。有效的信任会不断地提升。

  有一个对未来的世界有深远的影响,而且值得注意的现象:当人们越能驾驭自己隐晦的、潜藏的信念时,他们自然而然地变得很诚实。

  只要我们丢下伪装开始诚实。在真我里面早已存在的纯洁的本性便开始觉醒,重新生长。当我们诚恳的开始修复这个已经存在的毁伤时,平衡便重新恢复了。当我们停止欺骗,僵持在自己秘密里的注意力便得到释放;这使我们能力增强,能够改变并且修复自己的生活与生命。我们便能够开始掌握那些曾经使我们无能为力的习惯与成瘾性行为;疾病与不痛快也能够得到治愈;信任的关系开始建立—只要我们对自己诚实。